當前位置:主頁 > 體育 > 正文

機器人崛起正在威脅白領高薪職位_6

未知 2019-06-23 14:08

  人工智能的技術進步目前正威脅著受過良好教育的白領工作人員的崗位。

  如果美國馬薩諸塞州的創業公司KenshoCEO丹尼爾納德勒(DanielNadler)的預言成真的話,在美國銀行業從事初級研究員和分析師等高薪工作的大學畢業生們可就得擔心自己的飯碗了。

  納德勒創辦的這家創業公司擁有前谷歌(微博)的工程師團隊,并且還獲得了由谷歌風投部門提供的部分資金支持。Kensho正在試圖取代這部分高薪職位。

  美國政府相關部門每月都會發布月度就業報告,而在這些隨市場變化的信息發布以后,Kensho公司推出的算法可以對股票市場如何應對這些信息做出評估。而這項工作以前往往都是由接受過良好教育的初級分析師來完成的。這些分析師需要把數據從終端中抽取出來,然后使用電子制表軟件來分析這些數據。納德勒指出:這一行業有數十萬從業者,而我們只用機器就可以分析出來。我們不是在與其他科技提供商進行競爭,而是直接與人進行競爭。

  Kensho研發出的這款虛擬市場助手Warren類似蘋果的語音助手Siri,只不過是專門面向投資者。Warren可以即時回答交易員一些復雜的金融問題。之所以取名叫Warren,是為了繼承沃倫巴菲特(WarrenBuffett)的精神。安裝有Warren系統的電腦不僅能夠收集和處理信息,而且還能做出推斷、回答問題和推薦應對措施。

  人工智能取代手工勞動

  機器人對人類工作的威脅范圍其實已經超出了白領高薪崗位。人工智能在技術方面的進步已經使更多種類的機器人取代人工操作成為可能。在斯坦福大學教授人工智能課程的硅谷創業者杰瑞卡普蘭(JerryKaplan)指出:機器人將繼續侵占人類的低級手工勞動崗位。與該領域的其他研究人員一樣,卡普蘭也對新技術走出實驗室從而得到應用的速度感到非常吃驚。

  卡普蘭表示:人們根本不了解這些技術,他們也根本不知道這將意味著什么。我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幾年前聽到有人指出全球氣候變暖有多糟糕一樣。卡普蘭也是突然意識到新科技所具有的這種取代人類崗位的能力。

  信息技術和自動化給人類工作帶來的變化已經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了。然而當數個科技趨勢匯聚在一起時,就會讓這種威脅變得更加迫切。根據牛津大學的卡爾貝尼迪克特弗雷(CarlBenediktFrey)和邁克爾奧斯博恩(MichaelOsborne)在2013年的一項研究顯示,接下來的20年,全美范圍內有47%的雇員需要面對被自動化取代的事實。而全球知名管理咨詢公司麥肯基也做出預計,截至2025年,在包括神職和職業服務在內的知識工作領域所取得的生產力進步將占到這些領域現有工作崗位的40%。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埃里克布林揚福森(ErikBrynjolfsson)和安德魯邁克菲(AndrewMcAfee)指出,在計算領域所取得的增量型進步已經可以促進跨越式的發展。用布林揚福森的話說就是今后找一些只有人能做,而機器無法完成的工作。兩人還合著了《第二次機器時代》一書。

  數字信息的大范圍普及也是人工智能變革過程中的一個重要因素。有了數字信息作為支撐,先進的類型認知系統就有能力做出以前的機器無法嘗試的推斷。這也促使了認知計算領域的誕生。憑借Watson計算機三年前在美國電視智力節目中的優異表現,IBM無疑早已被公認為是使用電腦掌握自然語言來克服現實挑戰的領軍企業。

  找到與計算機實現互動的新方式成為人工智能變革過程中的另一個重要因素。在這場變革中,智能手機一直走在了技術創新的前列。像蘋果iPhone語音助手Siri和GoogleNow這樣的服務一直是以用戶便利性為主的系統軟件,而這些軟件將進一步成為人們辦公空間的主導者。

  徹底被機器消滅的職業

  這就會給未來的工作帶來兩種效果。一種是機器代替人類完成很多令人討厭的工作環節,而讓被解放了雙手的人類從事更加高級的腦力勞動;另一種則顯得不那么和諧:即機器干脆讓很多人徹底地失業了。

  總部位于美國圣迭戈的SmartAction公司就在其為電話呼叫中心開發的自動回復軟件中采用了機器學習和自然語言識別技術。該公司CEO湯姆劉易斯(TomLewis)指出,對呼叫者的需求了解得越多,這套軟件就越能夠成功處理呼叫者提出的要求,而避免讓呼叫中心的接線員介入。

  劉易斯表示,這就讓呼叫中心可以減少接線員的人數。雖然在戰后人口飛速增長期間出生的那一代人可能會仍然傾向于使用人工服務,但跟隨數字科技一起長大的年輕一代人卻會欣然接受自動系統提供的服務。

  在其他領域,我們也能夠很容易地發現人類勞動被機器所取代的例子。比如,通過采用芝加哥專門訓練計算機編寫新聞報道的公司NarrativeScience開發的程序,英國倫敦的創業者萊恩維爾特開始使用機器根據公開發布的財務數據撰寫報道。他所創立的創業公司可以提供新聞電訊自動報道服務,并在去年被英國財務數據公司Markit收購。

  維爾特聲稱,盡管每天能夠撰寫出多達40篇報道,但這款名叫Quill的自動撰寫系統很擅長隱匿掉機器撰寫的痕跡。比如,它可以修改語法和語言,使人們根本無法辨別出這是一臺計算機撰寫出來的文章。他同時承認,當聽說他要在公司內部使用這套系統時,公司的很多寫手簡直都要瘋了。

  受到機器取代威脅的還包括很多辦公室工作崗位。比如,智能數字助手就可以取代辦公室里的多種支持性崗位,或者讓這些崗位上的員工變得更有效率,從而大量減少員工人數。而很多分析師和研究員的工作也同樣岌岌可危,因為機器學習和自然語言系統的科技進步讓獲取大量數據變得更加容易。

  即使是具備相當專業知識的高薪職位也未能幸免。麥肯基全球研究院(McKinseyGlobalInstitute)主任詹姆斯曼伊卡(JamesManyika)指出,在法律和醫療等領域,機器有可能提供比人類總體上更好的解決方案。而人類恰恰正在努力跟上相關領域的最新知識。

  IBM最近開始將該公司最先進的認知計算技術作為其他商業軟件應用的組成部分進行銷售。類似舉動可以將智能技術更深入地融入到人們每天的辦公科技之中。

  取代繁重工作成賣點

  多數從事人工智能領域工作的技術人員以及購入采用新技術系統的公司都會預計,人工智能技術發展的最終結果將會增強人員的重要性,而并非會徹底取代他們。他們會把能夠取代大多數枯燥無味且繁重的工作作為新系統的宣傳噱頭。

  比如,從事數字廣告業務的公司每天都通過處理大量的數據來改進宣傳效果。這些公司往往能夠做出由數據支持的決策,比如使用哪個網站發布廣告、在什么時間段發布廣告以及廣告的受眾類型。數字廣告公司RocketFuel的首席執行官喬治約翰(GeorgeJohn)就表示:從事數字廣告行業非常無聊,每天都要處理大量數據。

  斯坦福大學的卡普蘭注意到,即使是努力想取代多種人工勞動的機器人生產商也會以類似的借口為產品做宣傳。比如,一臺足夠智能的播種機可以在播種的同時通過選擇播種路徑來避免傷害其他作物。而這臺播種機的生產商BlueRiver公司就是將取代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耕種勞動作為宣傳噱頭。

  捍衛智能機器的第二種觀點是:低效率的人工勞動成為制約數字產品生產鏈的瓶頸。因為即使是大批擁有計算器和電子制表工具的分析師也不可能處理完系統當天產生的所有數據。NarrativeScience首席科學家克里斯哈蒙德(KrisHammond)指出:很多公司都花大力氣收集到了很多數據,然而他們的分析師可能每天只能寫出一到兩份報告。NarrativeScience自動編寫新聞報道軟件的目標客戶包括那些擁有許多分支機構的公司,擁有強大銷售團隊的公司以及擁有數千客戶的財富管理公司。

  影響好壞難評價

  人工智能取代人工勞動對工人是好是壞,還要取決于工人在知識工作的等級鏈上所處的位置。納德勒指出:科技取代了低水平的勞動工人,同時解放了處在等級鏈上游的人們,并使他們從事更多涉及認知、更需要腦力的勞動。

  對于那些擔心失業的工人來說,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是:這條等級劃分線到底處于什么位置以及到底會有足夠多的高水平腦力勞動工作出現嗎?這同時又引發出另外一個值得探討的大問題:新增加工作崗位的數量能夠抵消被取代的工作崗位數量嗎?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管理學教授湯姆馬龍(TomMalone)指出,其他科技產業轉型的歷史經驗讓我們有理由對此感到樂觀。他表示:在每一個引起人們擔憂的單個案例中,從長遠角度分析,新增崗位數量與消亡的崗位數量基本保持一致。

  卡普蘭表示,從1910年至今,農業的自動化使美國從事農業生產的勞動力比例從當初的90%銳減到目前的2%。雖然單個勞動力可能會覺得生活因此變得窘迫,但從總體來看,節省出來的勞動力都找到了新的生產出口。

  但馬龍指出,這并不能保證轉型過程就會一帆風順。

標簽
2010福彩3d走势图大全